亚洲金沙国际,“周杰伦,你数据太差了!”


您现在的位置:mg官网 > 及时比分 > 亚洲金沙国际,“周杰伦,你数据太差了!”

3476人阅读

亚洲金沙国际,“周杰伦,你数据太差了!”

亚洲金沙国际,点击上方“青年文摘”

右上角“...”点选“设为星标”

点击加星★贴近你心 ❤

作者:likely

周天王最近上的几次热搜,无一不在提醒我们这些“年老体衰”的80后、90后——洗洗睡吧,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

前天晚上,有一个名为“周杰伦需要做数据吗”的话题,缓慢地爬过了“章莹颖案结案陈词”“张扣扣父亲拒领骨灰”等社会热点词条,登上了热搜榜前几位。

起因是一个豆瓣帖子:

我看到的时候,原贴已经删了,po主频频道歉,后来甚至连id都注销了。

目测过不了多久,“数据不好周杰伦”就要跟“不知妻美刘强东、悔创阿里杰克马、一无所有王健林、平平无奇古天乐、北大还行撒贝宁、微胖女孩迪丽热巴”排排坐了。

所谓热搜之下必有battle,但当你怀着看热闹的心点进周杰伦超话,瞬间就能体会到什么叫笑到打鸣。

亲测有效,无关时效↓

看着一群“老阿姨”艰难地查着百度,在超话里给自己偶像刷数据,好笑之余,还有一丢丢的心酸。

恋爱我们也是谈过的,偶像我们也是追过的,怎么放到现在的饭圈现场,就显得格格不入了呢?

如果用饭圈文化出张试卷

你我都要不及格

虽然已经9102年了,但把“流量”“数据”这种饭圈通用词汇拿出来,肯定还是有人不知道,更别说“xswl”“wf”“nsdd”“nbcs”这种进击的饭圈缩写了。

答案

点击下方空白,查看上边四个词的意思

答案:笑死我了、唯粉(只喜欢一个明星)、你是对的、nobody cares(没人在乎)

放在30年前,你走在街上抓住一个人问:“你喜欢的名人是谁?”对方可能会回答穆铁柱或者邓丽君,浮夸一点,会有人偷偷说,“山口百惠……”

如果是20年前,你就得问:“你喜欢哪个明星?”对方大概率会回答,四大天王、张信哲、张惠妹、王菲……

如果是10年前,你要问:“你的偶像是谁?”这时候答案就比较多了,人员成分纵贯九州,囊括各行各业。但十个人里,总会有一个奶茶王子周杰伦。

如果放到现在呢,你抓住一个饭圈女孩问这个问题,你要说:“你饭哪个爱豆?”

然后她的回答你大概率还听不懂。

所以,饭圈是个什么圈?

知乎上有这么一个问题。

这年头,无论是偶像明星还是纸片人,不饭个爱豆,你都没法做人。

饭圈文化复杂且深邃,一个圈子要靠偶像精神来凝结,靠女孩们过度分泌的多巴胺来发展,靠几家之间不断的“掰头”来巩固……你在其中淫浸多年也不见得能多少建树。

原本你觉得,“我追星追了这么多年,该懂的我都懂了”,但抬头一看,大粉和站姐们,依然站在遥不可及的云端,随手甩个“瓜”下来,底下的凡人们连黑话都不一定能看懂。

有人总结过一个饭圈用语四六级考试:

上下滑动图片查看完整试题

▽▽▽

我扫了一眼,觉得还是应该早日退学。

不光是我们这些80后、90后中老年,就连身在其中的娱乐圈原住民,也未必能明白ta的粉丝们都在说些啥。

如此厚的次元墙之下,饭圈脑和三次元群众的冲突频发,实属正常。

次元墙之下

“血案”频发

无独有偶,周杰伦数据事件刚过去十几个小时,昨天中午,一直以高情商著称的汪涵空降热搜第一。

原因是在《天天向上》的录制过程中,休息期间,某明星的粉丝大喊,“xxx,妈妈爱你!”

文化人汪涵没忍住,拿起话筒就怼:“大庭广众之下你们都不害臊吗?怎么了你们就妈妈爱了,你们知道妈妈是什么意思吗?”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闹上了热搜估计是谁也不乐意。

站在汪涵老师的立场上,他的话固然有道理,毕竟在远离网络生态圈的老一辈人看来,“爸爸妈妈”是自带神圣感的词汇。

但如果他知道“妈妈粉”的广泛性,以及这句话在饭圈出现的频率,定不至于如此冲动。

毕竟,在00后的大学宿舍里,一个宿舍六人,大概率彼此都是对方的“爸爸”。

年轻人的文化,其实肆意又自由。在很多人看来,自称“妈妈”或者张嘴叫别人“爸爸”,从动机上讲,口嗨打趣的成分其实远远大于这两个词所包含的实际意义。

而饭圈也确有其怪现状,这类话题你也许听说过↓

“周杰伦微博数据差”这件事,就像打开了一个口子,外界各种各样的不满情绪借此喷涌而来,很多人话里话外,恨不得把“饭圈”灭了祭天。

“这茬xxj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流量不是一切?那些没实力的换脸明星就是你们制造的。”

“就知道一天到晚在微博上做数据,微博逻辑代表全世界吗?”

“恶臭的饭圈!”

…………

当那个对周杰伦的热度心怀好奇的po主在豆瓣上开麦的时候,大概也没想到,自己的无心之言会引来狂欢式的群嘲。

此外,在此之前,饭圈文化进击其他行业领域,导致影响其原本的生态和规则,也确有其事。

从韩雪在音乐剧《白夜行》的舞台上公然放录音,到今年《创造营》词条下边人人都在议论的“鹅选之子”,再到综艺《声入人心》粉丝间长达数月的“剧场能不能带灯牌”之争……不但流量明星和他们的粉丝一直在挑战大家的底线,饭圈文化对其他领域的侵蚀也让一部分人忍无可忍。

周杰伦热搜的词条下有人说:“实在没必要嘲笑人家00后,毕竟是你们80后当老板、90后当员工的产业链条,把小朋友的世界涂抹成这样的。”

此言不虚,非常扎心,看得人心有戚戚。

被攻击的饭圈年轻人

像极了当年那个

被父母撕掉明星海报的自己

有人说,“周杰伦是这批80后、90后的底线。”

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。截止到昨天下午,某微博榜单上,周董的数据已经被“大龄粉丝天团”刷到了第一。

虽然周董本人很佛且没有个人微博,但并不妨碍粉丝们替他“不蒸馒头争口气”。

有人替周杰伦喊冤,什么时候“乐坛第一人”也需要靠刷数据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了?

但别忘了,周杰伦如今“乐坛第一人”的地位,除了依靠他自身的才华和实力之外,也离不开粉丝们的热捧。

正所谓“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”。

十几年前,你也曾偷偷攒一周的早饭钱,买一本《当代歌坛》,把里边周杰伦的跨页撕下来压在写字台的玻璃板底下。

你可能也顶着哈韩的骂声追过东方神起,可能在花儿乐队备受质疑的时候在贴吧跟人吵架,在天涯给王力宏盖过楼,或者偷偷托人从日本带回一张彩虹乐队的海报。

你可能也被父母砸过飞儿乐队的磁带,撕碎过抄着梁静茹歌词的情书,因为只喜欢hebe跟班里s.h.e的团粉大打出手,在学校组织舞蹈比赛的时候充满私心地让半个班陪自己跳孙燕姿的《绿光》。

你贴满明星贴纸的铅笔盒永远不敢让父母看见,还得在塑料书封里边垫一层纸掩盖下面的明星书皮……唯一自由的角落可能是饭卡——毕竟没有人管你一周换几次卡贴。

在那个没有手机也没有上网自由,“除了学习其他都是不务正业”的年代,你做过的很多事情,在父母和长辈眼里,也称得上疯狂。

就连如今面斥粉丝“不害臊”的汪涵老师,当年也曾干过在“谭张争霸”里下场“掰头”一捧一踩的事。

“谭张争霸”是指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,香港乐坛两大天皇殿堂级巨星谭咏麟和张国荣,为争夺乐坛至尊地位而在音乐上全面竞争角逐。

对于这次的周杰伦热搜事件,很多人反应过激,不光是出于对饭圈的积怨,更可能是因为觉得自己的青春被否定了。

十几年前,没有全民光环的周杰伦也曾是叛逆的代名词。

周杰伦的歌迷也曾被定义为“低龄”“低购买力”。

2001年,周杰伦的第二张专辑《范特西》发行的时候,谁敢在公共场合哼两句《双截棍》,都会被在场的家长和老师当作“不正经孩子”。

《范特西》专辑封面

那时候,周董的歌只能存在于大家课间偷偷交换的盗版磁带里,存在于放学后的奶茶店里,后来存在于放在裤兜、再把耳机从领口掏出的mp3里。当时,如果谁有一盘正版cd+cd机,绝对是“偷鸡摸狗”群体中高山仰止的存在。

我永远记得,2006年的班级元旦联欢会上,在听了一上午《明天会更好》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和《青春舞曲》后,卫生委员鼓起勇气站出来唱了一首《发如雪》,下来后非常中二地站在凳子上大喊:“有生之年,我终于唱了我们杰伦的歌了!”

该现场当年很滑稽,现在看来也颇为可笑,但一细想,总还是带着青春的醍醐味。

就像一场命运般的巧合,2006年之后,周杰伦因为几首传唱度极高的中国风曲目,第一次脱去了“叛逆”的外皮,成功进军“全民级”领域。与他同时摆脱了舆论束缚的,还有刚刚出版了《一座城池》,结束了与白烨、陆川、高晓松等人骂战的韩寒。

在你逐渐长大,渐渐拥有了话语权的时候,你的偶像们也脱颖而出,从你的青春里走了出来。

现在的周杰伦是全民级偶像,是“华语乐坛第一人”,但在当初,也曾是一个跟你一样,靠一腔热血和硬骨头对抗世界的少年。

现在的汪涵老师是芒果台的台柱之一,是以“高情商”著称的名嘴,但在几十年前,也曾是一个站在人群里,替自己偶像大骂对家粉丝的“追星族”。

有什么不同呢?只不过是时代变迁,岁月荏苒,社会主流价值观在不断变化,新的娱乐方式层出不穷而已。

而拥有了话语权的我们,有了能够对后来人品头论足的能力。

就像如今中流砥柱的80后曾经同样被嘲为“垮掉的一代”一样,每一代人的成长之路,其实都备受争议。

穿喇叭裤听费翔小虎队的70后,在2003年“非典”时担起了卫生安全的排头兵;上网烫头叛逆“垮掉”的80后,在2008年汶川地震时扛起了西南的一方山河;跳街舞听周董用火星文的“非主流”90后中,涌现了无数的成功创业者和各界劳模……

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活方式。

说饭圈文化会毁掉一代人,未免太过焦虑,也太“高估”它了。

凡事皆有两面性,数据至上的价值观值得探讨,一些浮夸扭曲的粉圈规则需要限制,一些自私且不道德的粉丝行为需要制止……但因此给整个饭圈戴上帽子,给00后贴上标签,未免傲慢。

一个现象的形成,背后必然存在庞杂的社会人文因素,单纯把怪象的责任归结于某个群体或者某个单纯的原因,都是不负责任的。

至于饭圈文化为什么会有这样一面,原因我们不做探究,这是社会学家的工作。

但在不触及道德底线的情况下,跟饭圈群众彼此相互理解,少点“掰头”,也未尝不可。

毕竟,谁的青春不迷茫呢?